Site Overlay

北京小武基村拆除文玩市场,北京朝阳区拆除文玩市场

图片 1

作为朝阳区疏解面积最大的乡,今年以来,十八里店乡已拆除511家、共240万平方米低级次产业。记者昨天获悉,目前,曾导致村容脏乱的小武基村文玩市场已经拆除完毕,未来有望发展民生产业和工程。

图片 2
十八里店乡疏解后建成吕家营海棠公园

内容摘要:清退低端产业、治理开墙打洞、整治背街小巷一场疏解整治的硬仗正在北京轰轰烈烈地进行。攻坚克难,需要基层组织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清退低端产业、治理开墙打洞、整治背街小巷……一场疏解整治的硬仗正在北京轰轰烈烈地进行。攻坚克难,需要基层组织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在这场硬仗中,全市广大基层党组织讲思路、有方法,党员干部不畏难、勇担当,让党徽在疏解整治的一线闪耀光芒。

小武基村拆除文玩市场

  来源标题:朝阳东南5年内添“城市绿肺”

党员干部勇带头,让支部凝心聚力今年,朝阳区十八里店乡梳理出低端产业265个,建立台账773份。在清退低端产业工作中,该乡坚持组织带领、干部带动、党员带头、四方联动的“三带四联”工作法,有力保障了疏解任务的顺利推进。

记者昨天在小武基村看到,曾经熙熙攘攘的红木市场、古玩市场和库房已经夷为平地,工作人员正在冒着高温清理地面上剩余的建筑垃圾。拆除区域南侧,巨型铲车正在拆除已经清空关门的家和家美国际酒店用品市场。

  作为朝阳区疏解面积最大的乡,今年以来,十八里店乡已拆除511家、共240万平方米低级次产业。记者昨天获悉,目前,曾导致村容脏乱的小武基村文玩市场已经拆除完毕,未来有望发展民生产业和工程。

组织带领,统筹指挥在前。十八里店乡党委先后10余次召开疏解工作动员会,与8个村签订责任书。疏解任务层层下达后,如何落实,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干部看支书。

据小武基村相关负责人介绍,自上世纪90年代起,十八里店乡各村为繁荣经济开始发展各自的产业,包括建材批发、石材加工、古玩销售等。小武基村位于十八里店乡中部,以红木家具和古玩闻名全国。虽然生意做得红火,但村民们却明显感到,随着外来人口剧增,原来宁静的小村庄变得嘈杂。货车来来往往,经常把村里堵得水泄不通。由于商户聚集,红木和古玩市场周边聚集了大量小饭馆和出租大院,生活污水直排不远处的萧太后河,垃圾清运和治安维护成了让村民头疼的问题。昔日为集体经济带来收益的产业,成了村里的沉重负担。

  小武基村拆除文玩市场

“党委有要求,基层必须要落实。”该乡小武基村党支部书记吴立华首先从思想上增强了觉悟,他说:“非首都功能疏解,思想认识非常重要,认识到位,才能落实到行动上。”

今年年初,乡人代会和小武基村民代表大会相继通过决议,一致决定清退低级次产业。小武基村的党员干部包片包户,给商户讲清政策,解除合同。6月初,文玩市场等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产业启动拆除。未来,村里有望发展民生产业和工程。

  记者昨天在小武基村看到,曾经熙熙攘攘的红木市场、古玩市场和库房已经夷为平地,工作人员正在冒着高温清理地面上剩余的建筑垃圾。拆除区域南侧,巨型铲车正在拆除已经清空关门的家和家美国际酒店用品市场。

打硬仗,必须凝心聚力。为了使班子成员及村干部统一思想,吴立华多次召开疏解动员会、工作协调会,到现场查看拆除进度,与村干部谈心谈话。村党总支还创办了内部刊物,广泛宣传疏解工作的重大意义和相关政策,及时告知村拆除工作进程,让广大干部群众家喻户晓、自觉参与、积极配合。

腾退619家低级次市场

  据小武基村相关负责人介绍,自上世纪90年代起,十八里店乡各村为繁荣经济开始发展各自的产业,包括建材批发、石材加工、古玩销售等。小武基村位于十八里店乡中部,以红木家具和古玩闻名全国。虽然生意做得红火,但村民们却明显感到,随着外来人口剧增,原来宁静的小村庄变得嘈杂。货车来来往往,经常把村里堵得水泄不通。由于商户聚集,红木和古玩市场周边聚集了大量小饭馆和出租大院,生活污水直排不远处的萧太后河,垃圾清运和治安维护成了让村民头疼的问题。昔日为集体经济带来收益的产业,成了村里的沉重负担。

干部带动,党员带头。十八里店乡2000余名党员亲手书写忠诚履职承诺书,干部带头签约,党员带头做亲朋好友工作。同时,党员干部包片包户,各个击破。5月1日,小武基一处汽配城启动拆除工作。这处汽配城全部是简易钢结构,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而且平时人、车流量大,经常造成交通拥堵。此次拆除,打响了小武基村疏解整治的第一枪。同日,老君堂、横街子等村也都启动了拆除工作,十八里店乡疏解整治掀起高潮。

小武基村文玩市场的拆除只是全乡疏解工作的缩影。据十八里店乡疏解办主任闫国利介绍,2013年年底,十八里店乡启动了“西直河石材市场”拆除腾退工作,仅用一年半时间就完成了腾退任务。如今,西直河地区整体环境得到提升,康化路重新铺设,新建绿地770余亩,在朝阳区东南部形成了一个天然氧吧。

  今年年初,乡人代会和小武基村民代表大会相继通过决议,一致决定清退低级次产业。小武基村的党员干部包片包户,给商户讲清政策,解除合同。6月初,文玩市场等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产业启动拆除。未来,村里有望发展民生产业和工程。

在推进疏解清退过程中,十八里店乡十分注重合力宣传,坚持四方联动,促进疏解政策入脑入心。一是充分发挥地区商会作用,分期分批组织召开政策宣讲会、答疑会,分类召开已签约户、未签约户、观望户座谈会,有效促进签约;二是联合群团,通过广播、入户、流动宣传车等形式,立体化广泛宣传疏解政策和重大意义;三是主动对接乡域内大型出租公寓及企业,拍摄疏解宣传片、安全教育片定期播放,用实际案例说法教育;四是积极邀请产业承接地与村民一起深入辖区企业,宣讲产业承接各项优惠政策措施,助推产业转移。

2016年,十八里店乡确定了萧太后河河道红线两侧各58米范围和四环路内侧、翠城南侧、五环路内侧三个低级次聚集区,拆除沿岸低级次产业121.5万平方米,腾退土地132公顷。

  腾退619家低级次市场

截至7月底,十八里店全乡共疏解小武基村、横街子村、西直河村等低端产业511家,拆除面积达260万平方米,完成全年任务的74%。

截至2016年年底,经过3年多的努力,全乡共拆除腾退低级次产业234.5万平方米,腾退土地304.55公顷。其中出租公寓58家、低级次市场619家、仓储物流企业36家、“六小”门店580家。腾退出的土地大部分用于绿化建设,目前已实现绿化52公顷,正在实施绿化140公顷,在首都东南部初步建成了一道绿色生态屏障。

  小武基村文玩市场的拆除只是全乡疏解工作的缩影。据十八里店乡疏解办主任闫国利介绍,2013年年底,十八里店乡启动了“西直河石材市场”拆除腾退工作,仅用一年半时间就完成了腾退任务。如今,西直河地区整体环境得到提升,康化路重新铺设,新建绿地770余亩,在朝阳区东南部形成了一个天然氧吧。

说理说情说利弊,把矛盾化解在基层

明年年底前再添4公园

  2016年,十八里店乡确定了萧太后河河道红线两侧各58米范围和四环路内侧、翠城南侧、五环路内侧三个低级次聚集区,拆除沿岸低级次产业121.5万平方米,腾退土地132公顷。

南四五环之间、京开高速以东,一块原本占地130亩的物流仓储基地,现在已变成了大兴区生态文明教育公园。2014年4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首都义务植树活动时,曾在这里亲自种下一棵树。如今,这棵树已深扎大地,枝繁叶茂。

闫国利说,今年,十八里店乡将疏解各类低级次产业350万平方米。涉及全乡8个村的55个疏解地块,包括出租大院262个、制造企业29家、各类市场43个、仓储物流企业71个、废品回收站5个、各类“五小企业”和“六小”门店523家。截至目前,已疏解小武基村、横街子村、西直河村等低级次产业511家,拆除面积达240万平方米。

  截至2016年年底,经过3年多的努力,全乡共拆除腾退低级次产业234.5万平方米,腾退土地304.55公顷。其中出租公寓58家、低级次市场619家、仓储物流企业36家、“六小”门店580家。腾退出的土地大部分用于绿化建设,目前已实现绿化52公顷,正在实施绿化140公顷,在首都东南部初步建成了一道绿色生态屏障。

上世纪90年代,西红门镇“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工业大院开始兴盛,全镇1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挤了27个村级工业大院,聚居流动人口多达12万余人,也因此形成了流动人口多、低端产业多、安全隐患多和基础设施差、环境卫生差、社会治安差的“三多三差”发展困境。

在疏解腾退过程中,十八里店乡注重留白建绿。“小武基村附近的吕营海棠休闲公园建成用时不到两个月,已经成为附近居民散步遛弯的首选之地。”闫国利说,乡里计划到明年年底,在京津塘高速公路、东南五环路周边等地再建丹枫公园、桃蹊公园、老君堂公园和海棠公园4个公园,与已建成的公园实现连绿成片,届时将实现绿化总面积约206公顷。预计5年内在朝阳区东南部将实现万亩绿地,为首都再添一块“城市绿肺”。

  明年年底前再添4公园

为了促进产业升级,早在2013年,西红门镇就在全市打响了疏解腾退的第一枪。把低端变高端、把工业大院变公园绿地,是该镇疏解腾退的两个主要任务。

  闫国利说,今年,十八里店乡将疏解各类低级次产业350万平方米。涉及全乡8个村的55个疏解地块,包括出租大院(公寓)262个、制造企业29家、各类市场43个、仓储物流企业71个、废品回收站5个、各类“五小企业”和“六小”门店523家。截至目前,已疏解小武基村、横街子村、西直河村等低级次产业511家,拆除面积达240万平方米。

为了推进工作,西红门镇党委抓住作为北京市城乡结合部改造试点镇和全国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试点先试先行镇的机遇,提出了“拆建并举、快拆快建、同步还绿”的工作思路,探索形成了“包片包村包进度、盯人盯事盯矛盾、说理说情说利弊”的党建工作方法。

  在疏解腾退过程中,十八里店乡注重留白建绿。“小武基村附近的吕营海棠休闲公园建成用时不到两个月,已经成为附近居民散步遛弯的首选之地。”闫国利说,乡里计划到明年年底,在京津塘高速公路、东南五环路周边等地再建丹枫公园、桃蹊公园、老君堂公园(二期)和海棠公园(二期)4个公园,与已建成的公园实现连绿成片,届时将实现绿化总面积约206公顷。预计5年内在朝阳区东南部将实现万亩绿地,为首都再添一块“城市绿肺”。

在西红门镇,拆除腾退时间最早、速度最快的是星光社区。对于该社区党支部书记李宝全来说,这项工作最大的矛盾和压力来自工业大院的商户。“商户的顾虑很多,意见也很大,他们在这儿10多年了,一下子让他们拆了房子走人,难度太大了。”他坦率地说。

  来源:北京晨报

为了做通商户的思想工作,李宝全带着村干部家家走、户户谈。曾面对商户长达4个小时的聚众威胁,他们有理有据,耐心解释、化解矛盾,不到1个月的时间,就拆除了15万平方米。

与李宝全不同,大生庄村党支部书记李武江面临的最大矛盾群体是本村的300多名村民。“拆掉大院,村民的租房收入和年终分红就都没了,这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这是块最难啃的骨头。”

今年春节期间,李武江带着村“两委”干部和村民代表走村入户,与村民敞开心扉,听他们的意见,讲政策说好处,并把镇里拆除腾退过渡期每人1.3万元的分红金交给了他们。明白了政策,看到了实打实好处的村民,开始纷纷支持村里的拆退工作。

“只要不让老实人吃亏,老百姓都会选择相信我们,工作也就好开展了。”李武江告诉记者,正是因为在拆除腾退中赢得了群众的信任,村里的乡村文化产业才得以顺利实施。

目前,大生庄村村民的老旧房子全部被拆除,重新建起了一座座排列整齐、红色木窗木门的四合院,而村民每年将可获得15万元的租金收入。如今,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村民们正通过“腾笼换鸟”迈上一条增收致富的康庄大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